[輕小說感想] tricksters 魔學詭術士 (1)

[ 內容簡介 ] 
那個魔法師邪氣地勾唇一笑說:「遊戲是吧?挺有趣的嘛——」

那以遊戲為名的預告是既大膽而唐突的。
「本座在此宣佈,要從目前在場的各位同學之中選出祭品予以處刑。」
當這個難以理解的預告變成事實的時候,故事的背景舞台城翠大學也隨之墜入混亂的漩渦之中。
猜疑、恐怖、狂亂以加速度拓展開來。
但是,美麗的女魔法師運用她巧妙的魔術手法,鮮明而諷刺地解開了謎底;
而遊戲則以沒有人料想得到的方式步向終局。
這是仿照推理小說而完成的魔法師故事——tricksters登場! 

[ 作者簡介 ] 
作者:久住四季
1982年4月1日出生於島根縣,某國立大學文學系畢業。「久住四季」這個筆名是用作者的本名玩過某種花樣而改出來的,所以說不定可以從這個筆名中推理作者的本名……吧?

評價:2.5/10.0
用虛構設定「魔學」展開的推理故事。
開頭死板缺乏新意,幾乎什麼劇情都沒有就進入設定解說,之後還是數不盡的設定解說。什麼是魔學,魔學在社會上的地位,哪裡發達,哪些人擅長,有什麼學科……主角周和女主角佐杏的相遇也沒什麼太大看點。理事長和佐杏突然開始的遊戲比試莫名其妙,遊戲本身也非常粗糙沒有實質內容,純粹耍嘴皮子很不精彩的開頭,筆調不成熟,廢話太多,對話粗糙,短短一章就顯出作者尚欠火候
至於推理層面也不能令人滿意。所謂「奇幻推理」本來就是先天有缺陷的題材,怎麼寫都會陷入「作者說的算」的怪圈。除非能在純粹的故事面上下工夫,讓讀者的注意力轉移到角色上來彌補,不然作品不可能會有趣。而本作則是選擇在「解密、推理」上決勝負,套路是傳統的「先放出奇幻設定,然後在虛構設定的基礎上推理」,其中沒有任何讀者發揮的空間,只有作者的自說自話,扼殺推理作品讀者樂趣的同時,推理部分的邏輯性也非常薄弱,簡直把讀者當猴子耍
以下吐槽劇透注意。
1.用法術「偽裝」讓眾人以為凜凜子臉部受傷是可以,但之前起碼先把「偽裝」的發動範圍講清楚吧?從50米外都能使用也太誇張了。
2.50米開外丟刀子到屋頂上當真可行?就算能丟到,難道就能剛好丟到凜凜子旁邊?萬一不小心丟到被害者身上殺了她,計劃不就泡湯了。
3.地上大灘大灘的血跡也是偽裝?警方鑒視人員都不做血液調查的嗎?不會覺得血跡採不起來很奇怪嗎?
4.同上。醫院的人都是智障嗎?對一個實際上沒有受傷的人要怎麼做縫合手術?怎麼讓她住院後還觀察復原情況?
5.第三起案件犯人在犯行後是怎麼走出病房的?醫院走廊怎麼可能沒有監視錄影器?退一步說,即使犯人可以「偽裝」自己把屍體帶進醫院病房好了,那也一定有「某人進去病房後始終沒出來」的錄像(就像學生們看錄影帶想要破第二個案件一樣)。警方不可能一籌莫展。
6.話說回來所謂「偽裝」後的東西讓人在視覺和其他五感之間產生矛盾的時候到底會怎樣?明明是本案件最重要的地方卻絲毫未提。
7.最後只是嘮叨。作者似乎覺得自己用「第一人稱敘事騙術」讓讀者誤以為主角是男的很成功,但實際上作者自己敘事騙術非常粗暴糟糕。例如色狼那段「我一開始以為那可能是色狼,因為當時是在擠成一團的車廂內,再加上聽說最近似乎有不少色狼,已經惡劣到下手的物件不分男女了」。說真的誰都會在那瞬間就懷疑主角是女的,只是因為作者之後又粗暴的補充一句話來彌補。其他像在「一開始的聯誼」,「千里拜託主角照顧凜凜子」的場景也都一樣,騙的技巧不好。
其他還有數不清的吐槽例如「為什麼非要主角協助老師演戲後才能抓到兇手?」、「為什麼兇手要把凜凜子綁在時鐘上?」、「為什麼前一天大家都把主角當作兇手恨得半死,隔天主角和凜凜子突然復活全校就這樣坦然接受了?」、「主角的未來視能力根本可有可無對主線毫無影響,即使作者在最後一章扯得天花亂墜」……最後一章作者借由老師的嘴巴直接對「讀者」說話也莫名其妙。
當然也不是說本作沒有優點,放伏筆的技巧雖然拙劣,至少該放的還是有放。
但作為一部推理作品來說,犯案過程破綻太多無論如何不能令人接受。作者功力不足,作品整體筆調稍顯幼稚。作者雖然口口聲聲說這不是推理作品想要逃避上述缺點,但這不是推理作品是什麼?

评论